第十五章 谁是你喜欢的人(2)

小说: 萌宠俏管家 作者: 阿七要吃糖 字数:2450

  那次莫名其妙翘课,老师倒也没有继续追究,毕竟一个是出了名的霸王惹不起,一个是老实巴交的好好学生不忍多批,大家呢,也只是以为大约那天代俊俊被威胁惨了,一下午不见人影。

  一旦两个人拥有过同一个秘密,从某种程度上就会言不由衷地变得亲近,虽然恢复平静之后的两人看起来仍然从无交集,但目光所及之处,总是多了一份留心。

  袁明明仍旧是抽烟、打群架、翘课来无影去无踪,不过偶尔把佣人阿姨准备的额外营养补充——牛奶面包之类给那个可怜的同学施舍一点,反正自己也不爱吃这些东西。代俊俊倒也蛮懂得感恩,自从当上了课代表,干活儿更加勤奋了,每每收作业的时候还要特地翻一翻袁明明的练习册,把他空着的题用铅笔统统做一遍再擦掉,就权当自己又练习了一遍,闹得老师都在猜测这混世魔王整什么幺蛾子,到底是会还是不会呀?

  有时候上课无聊,袁明明翻开自己的练习册,看到本子上写写擦擦的一堆橡皮屑哭笑不得,心想,这小子想督促自己学习没必要用这么委婉的方式吧。

  “乡巴佬,乡巴佬,快快,把我们家蕾蕾的作业给我。”王飞虎悄悄过来推搡着代俊俊的胳膊。

  “老师下节课就要讲了,我马上要收上去交给他噢。”

  “我知道啦,要不然我急着找你干屁啊,把周蕾的作业给我抄一下。”

  周蕾是班长,也是个白富美,长得漂亮却不骄傲,平易近人,待人温和,同学们都喜欢她,人缘极好。可那个王飞虎整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到处追着人家喊“小蕾蕾”,还经常在大家面前说是他家的蕾蕾,弄得同学经常作呕骂他。

  “你看我们家蕾蕾,字写得就是漂亮。”

  王飞虎坐在旁一边奋笔疾书,一边还不忘“啧啧啧”地夸赞女神,舔狗姿态一览无余,不仅如此,还强行要代俊俊也承认他的夸赞,配合他点头。

  “切,你看我们家蕾蕾,肤白貌美学习好,等我以后毕业了就娶她。”

  “哈哈哈”代俊俊没忍住笑了,这八字都没一撇的事,他王飞虎都想到结婚那地步了。

  “笑屁啊你,我告诉你,我可不像你眼光那么差。”王飞虎回头瞅了一眼,李露西不在,搁后面跟其他的女生一起聊明星八卦正嗨,压低了声音凑到代俊俊耳朵边“你说你喜欢谁不好,偏偏喜欢李露西,说实话她长得一般,在我们班顶多也就排个第十名吧。再说了,人家有男朋友的,人男朋友黄毛是混的,你搞不过别人的。”

  这个王飞虎,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,胆子不大,色心不小,性启蒙极早,满脑子男欢女爱,黄段子出口成章,是当之无愧的“何首污”。整天猫在角落扫视班级的女生,把女同学按样貌弄了个排行榜,还四处邀请男生们进行打分,评选最美女神,当然,榜首永远是周蕾。所以,要问班里哪个女生的隐私和八卦,王飞虎简直是信手拈来,如数家珍。

  “我都说了一万次了,我不喜欢李露西,我只是……”

  “只是什么?”王飞虎两眼冒光凑过来追问,见代俊俊又不说下去了,干脆自己说破“你只是馋人家的身子,哇,你好下贱啊。”

  看着代俊俊脸刷地一下红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他更得意了,假装正经脸“被我说中了吧,哈哈哈哈。”

  这下代俊俊有些忍不了了,义正言辞地说:“王飞虎,我再跟你说一遍啊,我不喜欢她,你别老拿我们开玩笑了。”

  “你看,你看,你还生气了,你怕什么啊,你不是袁老大的跟班吗,有他撑腰,你可以跟黄毛公平竞争嘛,他肯定会护着你滴。”

  自从袁明明在班里宣布过此事,众人都很闹不明白,蛮横霸道的袁明明为啥要袒护一个胆小懦弱的乡巴佬,难不成他们是亲戚?不过该给的面子还是得给,明面上大家是不会再故意欺负代俊俊了,有时候还会跟他调侃几句。

  “可我是真的不喜欢李露西哇!”代俊俊要被气哭了,这个王飞虎的想象力真是天马行空,校园里的流言速度堪比瘟疫,到时候他出去胡讲乱讲一通,不仅容易跟人结怨,还会扰乱自己的学习,那就真是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了。

  “好好,你不喜欢,不喜欢李露西,不喜欢就不喜欢嘛,你还急哭了你”王飞虎赶紧安抚,眼见着代俊俊稍微平静,他又接着问“那你到底喜欢谁啊?”

  哇,这个人怎么这么贱啊?代俊俊的手紧紧握成拳头,牙齿都咬的嘎嘎响,感觉下一秒就要把他捏死或者咬死。

  可贱兮兮的王飞虎全然没领会到代俊俊的心情,自顾自地说话,做一脸惊讶状“噢,天呐,你该不会真的喜欢袁老大吧,哈哈哈哈哈……我想起来了,情书,你还给他写过情书,哈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

  抄完作业的王飞虎调戏完代俊俊,欢乐地走了,没心没肺地去找其他同学继续调戏,留下憋出内伤的代俊俊,感觉一口老血喷出胸腔:这个家伙简直不是人,做个编剧都屈才了,全凭一个人就能演绎一个世界啊!

  可到底我喜欢谁啊?接下来的一整节课代俊俊无心听讲,不停问自己。李露西嘛,脾气臭爱跟小混混玩,性格开放活泼爱笑爱闹,重要的是,她发育的真好,每次跑步走路,胸前的小白兔就一颤一颤,看得代俊俊心跳跟着加速“砰,砰,砰”血脉膨胀。有好几次他做梦都梦到过那对小白兔,半露着裹在一团白雾里,他想伸手去抓,每次感觉都快碰到了,一下子就醒了,发现内裤上湿了一片。

  可对袁明明,他一直把他当哥哥吧,同情他有着和自己一样的遭遇,崇拜他霸道敢惹事,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关注他的一举一动不许他有任何闪失。他去打群架受了伤他会有些心疼,他不交作业不听课他又恨铁不成钢,他给他带各种零食吃的,他又高兴的要命,看他翘课他会担心是不是又去做什么坏事了。他的抽屉里时刻准备着创可贴和云南白药,每天把笔记本上记录的派出所所长的电话背一遍,因为袁明明说那是他干爹,他爸的拜把子兄弟,他想着怕哪一天用得上,虽然他希望自己永远不会去打那个电话。

  但这是喜欢吗?他不知道,他觉得自己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友谊,他当然也想给予他更多更好的关心和照顾,可是,他怎么会喜欢一个男生,男生是不会喜欢男生的。代俊俊的脑子里像在搅浆糊一般,混混沌沌扯不清楚,算了,干嘛要想这些?干嘛要被别人不经意的问话牵着走?唉,还是好好听课吧。

  “好了,同学们,这节课讲到这里,下节课我们再继续。”

  如梦初醒的代俊俊看看老师走出教室,又看看黑板上密密麻麻的讲义,what?这节课讲了什么?一个字都没有听到,我是谁?我在哪?这可是数学课啊,低头捡个笔的功夫可能就再也听不懂了,他居然冒掉了整堂课,岂不是要落后一光年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