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逝去的时光(4)

小说: 萌宠俏管家 作者: 阿七要吃糖 字数:2411

  袁明明坐在窗台上,脸上挂着亮晶晶的泪,一会儿想着代俊俊那傻乎乎的脸发笑,一会儿又想着自己的亲爹真有可能不要自己而郁闷,一会儿又想着如果是母亲还在,她肯定会护着自己,不让自己受这种鸟气。

  “小明,小明,你在吗?”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,是舅舅。

  “舅,你怎么来了。”他上去打开门。

  “傻小子,还在这发呆呢?舅舅听说你要去国外留学啦,来看看你。”

  “舅舅,你带我出去,我有重要的事要去办。”

  袁明明觉得希望来了,反正这个家他也是不想呆了,说着开始收拾行李,衣服裤子胡乱往行李箱塞,对,还有身份证和银行卡,他着急忙慌地上蹿下跳,深怕舅舅会立刻拒绝。

  “明明,孩子,你停下。”舅舅不忍看他这样,上去把他按坐在床上。

  “舅舅知道你现在很生气,可舅舅不能带你出去。”

  袁明明听到舅舅的话,重重往床上仰过去,不愿意再多说,他早知道是这样,可还抱着假想的希望,现在唯一的机会也没了,他感到疲惫。

  “孩子,你听舅舅说,不是家里人要管着你,不让你出门,实在是这段时间,你不宜露面。”舅舅在袁明明身边坐下来,缓缓地说“你爸爸的公司出事了,有人要害他,现在税务和派出所轮流找他问话,他根本抽不出身来顾及其他的事,公司的业务也乱了套,市场和渠道都被竞争对手弄走了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,他不是还在外面找女人生孩子吗?”

  “那都是别人的计谋,是你爸爸的老对手方大伟,他串通公司的采购和会计,假借怀孕之事扰乱你爸爸的注意力,实际上偷偷把业务转移了,又买通了公司的前台,让他摊上诱奸未成年少女的嫌疑,目的就是要搞垮你爸的公司。你爸为了不让你受牵连,让你去国外避避,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。”

  听完这番话,袁明明的脑袋一阵轰鸣,他有点懵,虽然十几岁的孩子根本不能完全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,但从舅舅的言辞之中,他能感受到这件事很严重,严重到他身边所有的大人都小心翼翼谋划出路。倾巢之下,焉有完卵,这是舅舅曾告诉过他的,那时他还不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,现在,他已经能够隐隐读懂了。

  “任务?是什么任务?舅舅,你把这一切都告诉我吧。”他擦干泪,作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,觉得自己理应负起属于他的责任。

  “你爸猜想,方大伟下一步的动作就是利用你来威胁他,他知道只有你才是你爸爸的软肋,抓了你,他想搞垮你爸爸就易如反掌,到时候他拿你的命来换一个公司,你爸也只有乖乖奉上了。所以,你这段时间万不可出门,一旦你露面,他们的人就可能找到你。”

  “这个方大伟是什么来头,为什么如此嚣张?”

  “他十几年前跟你爸做小弟的,后来不知得了什么势,处处跟你爸作对,扬言要灭了立方贸易,唉,商场上的事,很大一部分其实就是人情的事,这些陈年旧怨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。你还是好好准备出国的事吧,切记,到了那边要低调行事。你爸把家里的大部分资金都转移到那边的账户了,有信得过的人在打理,你过去以后要多跟那人学习,舅舅等你回来重振家业。”

  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满含期许和关怀,他却觉得那落下的掌似有千斤重。原来一直都是自己太任性,太不懂事,父亲的爱子之心,他终于感受到了。一想到自己的家可能毁于一旦,父亲还身陷囹圄,或许他该做些什么,绝不是在这里一味闹脾气。

  只是,他终究不能兑现他的诺言了。

  一周之后,离开的日子如期而至,佣人阿姨早已替袁明明收拾好了行李,拉着他的手叮嘱,去了国外要照顾好自己,说罢擦了擦眼泪。自从母亲去世后,他的生活起居一直是佣人阿姨在照顾,虽然是雇佣关系,实则情感早已变成了亲人,袁明明心中亦是难舍。

  门外停着一辆旧的捷达,舅舅从车上下来,接过他的行李放进后备箱。看着发愣的袁明明说道“走吧,小子,别看了,这边的事情平息了,你就可以回来了。”

  七月的第一天,这个年少即将远行,去途经一场成长。舅舅亲自开车送他,副驾驶上堆满了加油送的纸巾盒,他往后捡捡,挪挪屁股,找了个稍微安逸点的坐姿。

  “舅舅,你那辆卡宴呢?”

  “在家呢,现在是特殊时期,我的车咱们不能开出来,他们都认识,这是我问司机老李借的他小舅子的车,你将就坐一下,只要安全达到机场就行了。”

  “舅舅,你这个司机的小舅子私生活还挺丰富啊。”

  袁明明从座位底下捻出来一条黑色的蕾丝裤,拿到舅舅面前晃了晃,一股骚味隐隐散发出来。

  “臭小子,你在哪儿找的,你别瞎动人家的东西。”

  舅舅腾出一只手来拍了一下他的头,他又把内裤塞回原处,两人笑嘻嘻调侃了几句,气氛缓和不少。

  “舅,我看你就是太紧张了,你送我到机场就是四十分钟的路程,整的像FBI一样,难不成那个什么方大伟他有卫星定位仪,能精准找到我们的位置?再说了,全市开卡宴的人可太多了,大马路上一晃就过去了,谁会注意看车牌号是多少啊?”

  正等着红绿灯,突然“砰”地一声巨响,有人在后面追尾了,一辆路虎和一辆别克碰到了一起,路虎是直行,别克从旁边插过来,两车没避让开。

  别克上下来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,气哄哄地敲路虎的车窗,嘴里嚷着“下来,下来,你怎么开车的,这是等红绿灯你开那么快干嘛?”

  过了一会儿,路虎上下来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,光头,大金链子,一脸凶相,看着就不好惹。眼睛男瞬间就态度老实多了,但是还是一个劲儿要跟对方商量赔偿和保险的事儿。

  红灯的数字已经开始倒数了,舅舅从后视镜瞥了一眼后面,吓得大惊失色,那光头他见过几次,略微有些印象,是方大伟身边的人,想不到这帮孙子真追到这来了。他悄悄松刹车,瞅准了时间,数字刚跳到1,一脚油门下去,飚出去老远,迅速消失在车流之中。

  周围的人还在抱怨,偏偏等红绿灯路口发生事故,又要堵车了。壮汉一看捷达走了,急得跳脚,顾不上跟眼镜男多啰嗦,上车也赶紧追出去。眼镜男还在后面喊,喂,喂,大哥,咱们得商量一下到底谁报保险啊?

  两人顺利到达机场,有惊无险,告别了舅舅,袁明明独自站在登机口,回头环顾这嘈杂的机场,再见啦,本市,再见啦,我在这里的一切。他在脑中想象自己拥有一个盒子,然后把所有关于代俊俊的一切,他们曾渡过的美好青春,统统装进这个盒子里,盖起来上锁,又将盒子埋起来。

  等我回来,他在心里默默地说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